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说 > 现代文学 >

落在眼睛里的最后一滴雨

时间:2016-12-17 来源:未知作者:都市小编 阅读:59http://www.587t.com/
 


  “伊,此生为了与你一见,我已在佛前跪求了两个五百年。只是,只是为何我们必须擦肩,匆匆一别即天涯……”薰薰的眉心拧得像股麻绳,脑袋还不住地晃,她问小涵:“这算不算是一段最深情的表白?”

  
  小涵躺在上铺背英文单词,不是不情愿也不是很情愿跟薰薰这么胡闹,她决定关了嘴巴不说话。
  
  这个时候,沉寂了三个小时的手机响,和弦的铃声像欢快跳跃的鱼。对方明显处于一种焦灼的状态:“谁?谁捡到我的手机了?”小涵尴尬地咳嗽了两声,薰薰的脸像一根晒蔫的苦瓜。
  
  随后,小涵跟失主交涉归还物品的时间和地点,一边还听见在薰薰下面唱:“好花好月好良宵,你也是奈何我也奈何,奈何奈何奈何奈何……”
  
  一直到和平谈判成功,北京时间下午14点29分,小涵把手机递给薰薰:“鉴于你对它如此痴情,就让你们单独相处20分钟吧。”
  
  薰薰于是一路拿着她垂涎已久的手机摄像头,左拍拍右拍拍。快到篮球场,她却临时改变主意,决定绕着学校最大范围地走一圈,然后再跟失主见面。
  
  却可怜了那边厢顶着烈日忐忑焦灼,这边厢反倒悠闲,连汗水渗进牙缝里都咸中带甜。好不容易等到了,看见薰薰就伸长了脖子碎碎念:“同学你懂不懂守时啊,迟到二十多分钟了,东西不是你丢的,你就装酷伴潇洒是不是!”
  
  薰薰被这顿酸臭的开场白浇得浑身难受,把手机递过去的时候就想,要是太阳能够把它晒化该多好,看你还怎么嚣张。男生又看了薰薰两眼,转身要走,薰薰呼啦一声叫住他:“喂,你丢东西了。”男生停住,望着薰薰:“丢什么了?”
  
  “礼——貌——”薰薰昂着下巴拿鄙夷的眼光去看他,说完还附送了一个漂亮的飞吻。男生站在原地,只觉得真气逆行肝火旺盛,一直到薰薰走出篮球场大喊了一声“乌鸦”,他捏紧的拳头才慢慢松开,灰溜溜走去了男生宿舍。
  
  [2]
  
  “如果祈祷可以生效的话,我真希望你就此永垂不朽!”薰薰坐在苍蝇堆一样的大礼堂,时不时地瞟着旁边穿花衬衫的男生,心里暗暗诅咒。男生亦是,跷着二郎腿,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。四围一片祥和,惟独两个人就像布什遇到了本拉登。
  
  薰薰原本是陪着小涵来参加学校主持人大赛的。好巧不巧,坐定之后才发现,旁边的花衬衫,竟然就是当天的乌鸦。果真冤家路窄。
  
  小涵那天的表现很出色,原本不弱的实力,加上收放自如的台风。最后颁奖,薰薰一听到校长说冠军是高二(5)班宁小涵,她挖哈哈地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。
  
  这一跳,旁边的乌鸦也爆出一阵尖叫。薰薰瞪着他:“你存心找茬是不是?”乌鸦涨红了脸,鼓着腮帮子,食指朝下。薰薰低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踩了乌鸦的脚。她幸灾乐祸,想笑又不敢太夸张,赶紧背了书包走。
  
  乌鸦也学着薰薰那天的样子:“喂,你丢东西了。”薰薰知道有诈,转过身不说话地等着乌鸦发下文。果然,乌鸦龇牙咧嘴地哼哼:“礼貌礼貌呀。”薰薰做一个鄙视的手势:“丢就丢了呗,上次你不也没有把它捡回来吗,我这是以你为榜样。”
  
  乌鸦很难过,他真后悔自己没有练就周星驰那样把铁管子骂直的本领,只好郁闷地看着薰薰走出礼堂,说了一句“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”,他想原来自己和孔夫子的思想不是没有交集的。
  
  夏天的气温在夜里八九点才稍微有下降的趋势,倒是薰薰和小涵端详着亮闪闪的奖杯,整个人都像掉进了冰淇淋的城堡。她们在学校对面的冷饮吧,小涵说薰薰你想喝什么随便,我请客。薰薰一招手,点了一杯柠檬汁一杯珍珠奶茶一份水果沙拉外加两个蛋卷冰淇淋,小涵跟服务员面面相觑:“薰薰,你点这么多能吃完吗?”
  
  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两个人,其中一个抢先说了一句:“吃不完我帮她吃。”薰薰回头就看见乌鸦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。
  
  倒是乌鸦背后的高个子,尽管逆光,只能看出一个大致的轮廓,和简短干净的平头,但他生了一双明亮的眼睛,闪闪的,像暗夜的星。他走过来,薰薰觉得这男生长了一个极好看的鼻子,衬得他的五官也更加深刻,额头上稀疏的几颗小痘痘,也只是无伤大雅的点缀。
  
  薰薰猛吸一口刚端上来的柠檬汁,听男生问小涵:“你认得我吗?”小涵点头:“你刚才的表现很不错。”
  
  “不过还是输了你一截,”男生很大方地伸出手:“宁小涵,我叫木易。”
  
  “咳,咳,咳,”薰薰嬉皮笑脸:“都不知道是来投诚,还是想上门寻仇喔。”木易表示无奈,从包里掏出一部手机:“这个女孩就是你吧?”薰薰凑近一看:“妈呀,你偷拍我!”
  
  乌鸦狂笑:“是你自己那天还了手机之后,我们才在照相薄里发现的,谁有空偷拍你呀。”薰薰知道自己这回糗大了,稀里糊涂竟然把玉照存到了别人的手机上,而且还是个男生。看着木易冲自己微笑的样子,她的心里不断有个声音在喊,啊呀呀,啊呀呀。
  
  夜色幽暗灯火阑珊,宁小涵的野蛮女友时薰薰,破天荒地,安静了整个香风摇曳的晚上。
  
  [3]
  
  后来她们知道,手机的失主其实是木易,乌俊阳去篮球场,是代木易认领。乌俊阳就是乌鸦,他拿出抵制日货的坚决态度要求撤掉乌鸦的封号,薰薰说她贫贱不能移,威武也不能屈。
  
  乌俊阳于是只得买了两只冰淇淋,看着薰薰左右手各拿一只,呼哧呼哧的样子,他一分钟起码说了三次,简直不是女人。薰薰得意地说我本来就不是女人,我是女生,漂亮的女生。她竟然唱起歌来。
  
  乌俊阳做呕吐状,薰薰问他:“你究竟叫什么?”他说:“乌俊阳,俊俏的俊,阳光的阳。”薰薰有所领悟地点头:“姓什么?我没听清楚呢,你再说一遍。”乌俊阳吼她:“你耳朵不好使啦,我姓乌,乌鸦的乌。”
  
  “哈哈哈,那还不是乌鸦……”乌俊阳在心里大呼上当,却是摩拳擦掌又束手无策。
  
  小涵问薰薰,怎么老爱跟乌俊阳较劲,薰薰说好玩呗。小涵笑她:“怪就怪在你每次面对木易,都温驯得像一只受虐的老母猪。”薰薰扑过去蒙着小涵的眼睛,她说你竟然敢把我比喻成老母猪,但其实薰薰的红霞已经飞上了脸,她害怕小涵看见。
  
  临近期末考,乌俊阳的父母离了婚。等薰薰知道,都已经是乌俊阳逃学的第三天。薰薰跟着木易去乌俊阳的房子,敲了很久都无人应声。他们悻悻地走回来,沿着宽阔的街道,有霓虹灯广告和闪亮的灯,映着木易的脸像铜色的雕像。薰薰偶尔看他,偶尔低着头,担心乌俊阳,又忍不住对这场单独的相处充满欢喜。
  
  有卖玫瑰花的小孩缠着木易,夹生的普通话说:“哥哥,给女朋友买枝花吧。”两个人尴尬地互看一眼,很默契,迅速朝不同的方向各自散。事后薰薰想起,咬着嘴唇偷偷发笑。
  
  木易问她:“你怎么老爱一个人傻笑啊?”薰薰窘得脸红,嚷着有吗有吗,死活不承认。木易乐了:“薰薰,你不凶的时候看起来蛮可爱的,像淘气的公主。”
  
  这比喻太豪华了,简直就是降落到薰薰的星球上一颗无与伦比的钻石。从没有男生,像木易这样赞美她,更从没有男生,让薰薰辗转一夜难以睡眠。
  
  睁着眼,闭着眼,都是他。
  
  [4]
  
  第二天下午,乌俊阳总算回学校上课,眼皮肿肿的,人也困顿了不少。薰薰在走廊上望见他,隔了十万八千里就扯着嗓子喊,乌鸦乌鸦乌鸦。乌俊阳有些窘,发现周围的同学都在看自己。等薰薰跑过来,他对着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,诸如恶女,泼妇,贪吃猪,花孔雀,时新的损话他一次性都搜了个遍,全像帽子似的一顶一顶扣在薰薰的头上。
  
  薰薰气得眉毛根根竖起来,脸色发青,右手一挥就在乌俊阳的左脸烙下一个不算深刻的五指印,骂了他一句,狗咬吕洞兵。木易也看到,从教室冲出来拦在两个人中间。乌俊阳狠狠地抹了一把自己被抽得发痛的脸,扛起书包跑进了教室。
  
  薰薰一个劲哭,就在走廊上,很多的眼睛将木易也包围在其中。木易劝不住,只好给薰薰递纸巾,看着她哭得像个小泪人。
  
  后来乌俊阳找薰薰道歉,坦言自己心情不好。薰薰哭也哭过,气也撒了,知道乌俊阳的不幸,很快跟他握手言和。
  
  乌俊阳拍着薰薰的脑袋说:“你好象有点懂事了嘛。”薰薰弯起嘴角得意地笑。她想我懂的事你这只笨乌鸦还没开窍呢。
  
  但乌俊阳其实早就明白,他喜欢薰薰,不知道从哪年哪月开始,等他觉得这喜欢已经不能再被他小小的心包藏的时候,他便郑重其事地对薰薰说,恶女,我喜欢你。他还很懂事地补了一句,我只是要告诉你,别的,都没想。这让薰薰很轻松,乌俊阳搭了一个台阶给她下,她于是告诉他,朋友,现在以及永远。
  
  乌俊阳虽然不好受,还是尽量恢复过来。或者,朋友之间纵使有疏离,对彼此的期望值却可以降到最低,爱在最蓬勃的时候熄灭,就好比烟花在最灿烂的时候陨落。记忆里,永远都是对方最完美的轮廓。
  
  [5]
  
  小涵和木易,因为在上次的主持人大赛拿了冠亚军,学校推荐,让他们暑期到一家音乐电台做实习播音。
  
  每个周三和周六,傍晚六点。薰薰也跟着准时站到播音室的外面,隔着透明的窗玻璃,看小涵和木易面带微笑侃侃而谈。有几次乌俊阳也来,木易就请大家到美食城吃小吃。
  
  薰薰继续保持她和乌俊阳见面就斗嘴的习惯,小涵和木易观战,一边啃着冰镇的西瓜,乐得像泥鳅。如果风把小涵的头发吹乱,木易就很仔细地给她理顺。如果下雨的公路上汽车溅起污水在小涵的棉布裙子上,木易就蹲下去拿纸巾给她擦掉。
  
  这样的时刻,薰薰尽量让自己被树的影子,或者不明亮的光线笼罩着,在暗处,黯然的眼色望过去,忧伤得像豌豆上的公主。
  
  那天,乌俊阳偷偷问她:“恶女,你看他俩是不是挺登对呀?”薰薰狠狠踹他一脚:“对,对你个头!”然后撒腿就跑。
  
  沙子钻进眼里的时候,她忘记了自己到底有没有落泪,她想反正是谁也看不到的吧,就像月亮太亮,不小心便掩盖了星星的光芒。
  
  可是薰薰又不懂得了,她总是以为自己开了窍,却还是不明白,爱情始终是一件扑朔迷离的事情。木易对小涵好,是因为他怕太过接近薰薰。而他害怕接近,其实和薰薰渴望接近是同样的道理。
  
  最后,经过小涵的再三怂恿,木易总算选了一个雨后的黄昏,对薰薰说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然后他看到薰薰笑,又看到薰薰的泪珠跳出一滴挂在眼角,他慌乱地问薰薰怎么哭了。
  
  薰薰给他一记降龙十八掌:“枉你自认聪明,木头猪啊,这是刚才那场雨的最后一滴,不小心落在我眼睛里了。”
  
  编后语
  
  在我十七岁的时候,我渴望两样东西:一是在书架上找到自己想要的一本书,二是找到一个可以边走边谈的朋友。那个时候的我没有实现这两个愿望,所以我希望,今天的我能够给十七岁的你们这两样东西,希望我写的是你们要找找到的,希望我就是那个你们可以边走边谈的好朋友。QQ1343102155
  


落在眼睛里的最后一滴雨:http://www.587t.com/xdwx/37237.html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