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说 > 经典语录 >

我爱上了不爱我的男人

时间:2015-03-26 来源:未知作者:都市小编 阅读:59http://www.587t.com/
   

  我的十七岁,灰暗而绝望。
  
  程亦楠毁了我,我高中三年的同学,那个每每看见我都会露出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笑的人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他会对我做出那样令人胆寒的事。每当夜晚,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,眼泪便夺眶而出。
  
  那一天,外头下着倾盆大雨,雨打风吹,淅淅沥沥。周围的同学一个个都走了,最后一刻,我也慢慢地走出教室,临近高考中沉闷的气息一扫而光,空气湿润异常。我却是忘了带伞,踌躇着如何回家。
  
  我穿得很单薄,只着一件薄薄的衬衫,风吹着,我冷得缩起身子,牙齿发颤。
  
  寒风凛冽,暴雨倾盆,凉意透心。
  
  “徐艾清。”一道清冷的声音响在耳边,我转身看向朝我缓缓走来的程亦楠,他穿着洁白的衬衫,宛若天神。他的皮肤,那样白皙。他的身材,那样颀长。他的眼神,那样深邃。
  
  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在他俯视着我,带给我无尽的压迫感时,我不禁退后几步,声若蚊音。
  
  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  
  便没有了废话。
  
  我惊讶地抬头看向他,他的眼中,闪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意,当时的我太傻,没有捕捉到,只当他是好心,便上了他的车。
  
  轿车的方向与我家是背离的,看着身边的他若无其事的冷漠模样,我不禁心慌意乱起来。
  
  终于意识到不对劲,我惊惧地朝着前方的司机大喊着:“停车!停车!”
  
  车子依旧缓缓行驶着,直到驶进一家山顶别墅。
  
  我只觉得周身冰冷异常,冷汗涔涔,程亦楠漠然地看了我一眼,我紧紧地抓着车把手反抗着,他硬拽着把我拖下车。
  
  我不知道他要对我做什么,我只是不停地求他放了我,哭红了双眼,他恍若未闻。
  
  他吩咐两个女仆,强硬地将我沐浴好,我妄图逃跑,只是徒劳,被送到他的床上。
  
  这时,我才意识到他要对我做什么,我吓得大哭起来。
  
  “程亦楠,求求你,不要那样对我……”我哭得声音哽咽,缩在床的一边,内心强烈地抵触着他。
  
  他缓缓地脱去宽大的浴袍,姿态优雅,却笑得如魔鬼般,“你只需要好好配合我,否则,你永远也踏不出这个家门。”
  
  “为什么是我……为什么是我……”
  
  他不语。
  
  我看到了他赤裸的身子,不禁通红了脸。
  
  他凑上来吻我,整个身子都压在我的身上,捧着我的脸,温柔缠绵,他的唇很软,舌尖轻触着我的舌。
  
  他说的,只要我配合他,他就会放了我,我很傻,真的很傻。
  
  “你终于是我的了……”在我疼得死去活来时,他满足地呢喃。
  
  身子痛楚,我紧咬牙关,任由他发泄。
  
  一切过后,我强忍着身体内的刺痛,乞求地看向他,“可以放我离开吗?”
  
  得到的却是他果断的拒绝,他欺骗了我,我哭着捶他咬他,他默默承受着,紧紧抱着我,却不语。
  
  暗沉的夜,他抚着我哭肿的眼,拥着我安然地入睡,对于我,却是一场无尽的梦魇。
  
  “我们还是学生,程亦楠,放了我吧,我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,快要高考了,我不要落下功课。”
  
  “我早就跟你家人说好了,他们知道你在我这。”
  
  原来他早有预谋,我气不打一处来,又无比羞愤。我的家人会如何看待我,是程亦楠败坏了我的名声。
  
  几天时间,我都不理会他。后来,他终于答应了我原本的乞求,在第三天时跟他一起去了学校。
  
  那些天,我浑浑噩噩。我真的不想看到程亦楠。
  
  好友阿凌看出了我的不对劲,将我拉到树底下问我:“怎么你几天都没来学校,而且程亦楠也没来,是不是太巧了。”
  
  我的一切都会告诉她,因为,她是我最信任的朋友。
  
  一想到程亦楠对我做的事,我羞愤地垂下头,有气无力道:“我被强暴了。”
  
  她惊讶地瞪大双眼不可置信。
  
  鼻子酸涩,我咬唇将那件羞耻的事全都告诉了她,她听完,恼怒无比,愤恨地说去报警,可又想到我的名誉,便冷静下来。
  
  我朝她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阿凌,我没事呢。”
  
  她却哭了出来,抱紧我。
  
  “艾清,你受苦了。”
  
  我真的想不明白,像我这样普通的女孩,为什么程亦楠却要对我纠缠不休。
  
  他告诉我,他并不爱我。
  
  每天,我最害怕的事就是与程亦楠的眼神相撞。他的眼很美,清冷而缱绻,却墨黑深沉。我不敢正视那双眼睛的主人,我害怕他,害怕他又对我做出那种羞耻的事。
  
  中午放学,教室中仅剩我们两人。
  
  窗外春光明媚,鸟语花香,而室内,很安静,静得可以听到我们的呼吸,我的身子僵硬,希望赶紧逃离这个压抑的空间,却又无法迈开脚步。
  
  他从身后抱住我,尖削的下巴抵着我的肩,我吓得差点哭出来。
  
  耳边尽是他绵绵的呼吸声,一丝丝的淡香弥散开来。
  
  “嗯,怕我?”他软绵绵地拉长声线,这让我本能地挣扎。
  
  “别那样……放开我。”
  
  “别哪样?你的身体哪处我没碰过?”他依旧声音轻淡,手掌却渐渐罩住我的胸脯,力道不轻不重地揉压着,我惊惧地叫出声来。
  
  他将我的身子翻转过来,压在课桌上,双手捧着我的脸,炙热的吻便铺天盖地地压下来。
  
  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,我使尽全力地推开他,落荒而逃。
  
  身后余下他的轻笑。
  
  爸爸妈妈看我的眼神愈发地不对劲,原本那怜爱的眼神逐渐变为心疼。虽然我只是他们收养的孩子,可是他们对我是真的好。
  
  我对不起他们。
  
  高考过后,我和阿凌出去逛街,又遇上了程亦楠。阿凌看着程亦楠,连忙将我拉在身后,气愤地瞪着程亦楠:“你不要再来纠缠艾清了!”
  
  程亦楠只是对我笑笑,却让我胆寒不已。
  
  我终是没有勇气拒绝他,跟阿凌无奈地道别后,他将我带到那个让我梦魇的房间,毫无感情道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  
  我凭什么受他威胁,心中异常委屈,却又无可奈何。
  
  我不会反抗,我也不懂反抗。
  
  当最后一件衣物剥离,他猛然搂住我朝床上压去。
  
  强迫似地一而再再而三地过了一晚。
  
  第二天醒来,身子酸痛,却不见他的人影。
  
  我想起了他的那句话,我并不爱你。
  
  一时心中五味杂陈。
  
  大学,我和他同居了。
  
  我不止一次地问他,“放了我好吗?”
  
  他总是拒绝。
  
  我知道,他只是需要一个发泄欲望的对象,而可悲的是,那个对象就是我。
  
  我不想让他碰我了,没有爱的性,是多么让人心酸。
  
  他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,双眼质疑地看向我,“为什么拒绝?”
  
  “我们之间没有爱。”
  
  我的话激怒了他,那晚他狠狠地要我,我哭得泣不成声,他还在继续凌辱我的身子,直到鲜红的血蔓延在雪白的床单上,我疼得喉咙喑哑,渐渐地合上了朦胧的双眼。他紧紧搂住我,惊慌失措地惊叫起来。
  
  醒来时,我躺在医院,下体依旧刺痛。
  
  他穿着洁白的衬衣,倚着窗,合着眼,神情疲倦。
  
  这让我想起了柳永的一句诗: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  
  多可笑。
  
  窗外,白云悠悠,闲花乱坠。
  
  我本能地想要逃跑,可奈何身子痛楚,只恐惧地看着他。
  
  金黄阳光静静地弥散在他的脸上,很平和温暖。可是那个宛若天神的人却不止一次地对我施暴。
  
  “别怕。”这是他醒来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  
  我依旧防备似地看着他,身子蜷缩成一团。
  
  他却走上前来,搂住我,我靠在他的怀中,身子颤抖不已。他终是叹了一口气。
  
  “还疼吗?”
  
  我没有做声。
  
  他揉着我的手,用一种我从未领略过的柔情对我道:“你乖乖的,我就不会那样。”
  
  我不禁流下眼泪,润湿了他雪白的衬衣。
  
  他捧起我的脸,一点点地吻去我的泪。
  
  我似乎有点喜欢上他了,仅仅是因为他对我柔情的眼神!可是,他说过,他并不爱我。
  
  索性,就让这段爱深埋于心。
  
  出院后,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碰我。
  
  每晚,他都会搂着我入睡,我问他为什么。他没有回答。
  
  光阴荏苒,四年的大学生活告一段落。
  
  忽然有一天,他对我说:“嫁给我。”
  
  我惊愕地看着他,好久才反应过来,呆呆地问:“为什么?”
  
  他微眯着双眼,闪现出一丝阴鸷的光芒,“你只能是我的。”
  
  就这样,毫无预兆的,我嫁给了他。
  
  婚礼上,我看到了乔洛心痛的眼神。乔洛是我的初中同学,也是比程亦楠大三个月的表哥,初三时便去了美国读书,这么多年来,我和他都极少联系,这一次我结婚,他终是来了。
  
  “亦楠,一定要让她幸福。”乔洛看着程亦楠,艰涩地说出这句话,转而看向我,眼中有一丝我不懂的情愫,半开玩笑似道:“艾清,如果你不要亦楠了,就来找我吧。”
  
  程亦楠面色不善地将我拉到他身后,看向乔洛:“她只能是我的。”
  
  这霸道而强势的话语,让我无言。
  
  婚后,我成了家庭主妇。
  
  程亦楠继承了他母亲的事业,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。
  
  而我,则在家中等着他回来,热一杯牛奶给他安眠。
  
  我爱上了强暴我的男人,可是他却并不爱我。
  
  终于有一天,我在他的衬衫上闻到了浓郁的香水味,我知道,那并不是我的味道。
  
  我没有闹,我很安静,只是安静地躲在书房里哭泣。
  
  我不知道程亦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。
  
  他抱起我,坐在他的腿上,抚上我哭肿的眼,叹息道:“别哭。”
  
  我却哭得更凶了。
  
  “小乖,哭得我心都碎了。”他吻上我的唇,迫不及待地将我往书桌上压。
  
  “给我生个孩子。”
  
  我只听到他说的这句话,给他个孩子。可是,他不爱我,我的孩子会幸福吗?
  
  医生说,我的身子虚,不易受孕。
  
  他知道后,没有说什么,却每晚强迫我和他做爱。
  
  他一向不允许我去他的公司,可是我实在忍受不了每晚他衬衣上的香水味,终是去了。
  
  他一见到我,便皱起了眉头,“你来这干什么,不是叫你在家呆着吗?”
  
  我忽然又怯懦起来,低声说:“想你了,来看看你。”
  
  “看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他冷漠地下了逐客令。
  
  这时,一个娇媚的女声响起,“亦楠,谁来了?”
  
  一个美艳的女人,从休息室走来,依偎在他的怀中,他低头向女人轻笑:“一个不相干的人。”
  
  那女人向我媚笑着,眼中闪现着嘲讽的神色。
  
  那句话,如雷贯耳。他否定了我的一切。
  
  接着,他们当着我的面接吻,很热烈。
  
我爱上了不爱我的男人:http://www.587t.com/yulu/37016.html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