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说 > 经典语录 >

天国的紫丁香

时间:2015-03-26 来源:未知作者:都市小编 阅读:59http://www.587t.com/
   

  题记:丁香树下回荡着今生无法实现的诺言。命运多舛的三个青璁男女,成就了一段浪漫感人的爱情和真挚的友谊。一句善意的谎言,在三个人的心中,深埋下纠葛的种子。当真相大白之时,这段情缘,却只能在天国再续。
  
  (一)
  
  午夜,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,惊醒了梦乡中享受美意的绮梦。绮梦埋怨着,嘴里不停厌烦的念叨,紧紧的蒙上被子,遮住耳朵,不想理会。“丁香花”的伤感旋律在寂寥的空气中幽怨回荡,只撩的她眉头紧锁。无奈的掀开被子,轻揉着惺忪的眼帘,淡淡的愁绪涌来,卷起忧伤的感慨:紫丁花没有开放,你的承诺也没有了结果!一声长长的叹息,眼眶中泛起彷徨的泪花。
  
  短暂的思绪后,收起泪水,绮梦拿起电话,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埋怨声:“不管你是何方神圣,有事明天再说!”
  
  电话那头,一个话语颤抖,气息微弱的女人传来哽咽、沙哑的声音:“绮梦!是我!”
  
  电话这头,那刻,绮梦惊诧中失了魂,神情恍惚,心头交织着错杂的情感,半响冷漠的说道:“是你!我们还有话可说吗?”
  
  电话那头,女人哽咽的声音更加孱弱,呼吸声急促,带着一腔自责:“我知道你一定恨我,不过在我死之前,我一定要告诉你:俊英的心从来没有变过,他只爱你一个人,他需要你……无力的、断断续续的话语没有说完,只有一声电话掉落的空荡而沉重的回音。
  
  电话这头,绮梦纠结的心开始惊恐,泪水无法抑制的滑落,缓过神来,大声呼喊着:“莹,你怎么了,你快说话,莹,你不能有事。”无论怎样撕心的哭喊,电话那头只有穿梭的凄凉风声,悲伤中冷静下来,绮梦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  
  伴随着绮梦淅沥的哭声,八年来,刺在心头难以忘却的悲伤往事悄然潜至。
  
  (二)
  
  俊英出生在这座北方都市的偏远农村,六岁那年,家里的一场火灾,夺去了他父母的生命,恰巧他在奶奶家小住,幸存下来。此后,幼小的他只能和奶奶相依为命,这段时光是他童年最美好的记忆。好景不长,常年体弱多病的奶奶撒手人寰,八岁的俊英只能寄居在唯一的叔叔家。被迫包揽了家里几乎所有的家务,放学后还要拾些塑料瓶、旧报纸换些钱交给家里,势力的叔叔,心胸狭窄的婶婶让他幼小的心灵早早知道什么叫寄人篱下,什么叫自立谋生。不管环境如何窘迫,他始终没有想过放弃学业,直到考上这个全国重点大学拿到全额奖学金,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
  
  带着满心喜悦,怀抱美好憧憬,俊英第一次见到梦想中的大学校园。散步在校园幽径,他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人生的乐趣和希望。
  
  享受着清新的空气,畅游在遐想的世界。一阵吵杂的骚动,惊扰了俊英的思绪。前处不远聚集了很多人,你一言我一语,好像发生了什么事。俊英快步跑了上去,碧光飞舞的湖边护栏里站着一个容貌清秀,年轻稚嫩的女孩神情激动,泪流满面的她死死抓着护栏,警告围观的人不要靠近。无论老师和同学如何劝解,她都执意轻生。对话中,俊英大致知道女孩轻生的原因。就在女孩的手渐渐离开护栏,千钧一发之际。
  
  “等等!在你跳下去之前,你一定要考虑一个问题!”俊英神情严肃,流露一丝惋惜的看着女孩。
  
  顿时,女孩茫然,决绝的眼神从波光粼粼的湖水中转移到俊英的脸上,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生。一旁的老师和同学,都被俊英的话惊呆了。
  
  “你不用劝我!这个世上已不再有我挂念的人,在我的世界只有悲惨和无奈。”女孩声音柔弱,眼神闪烁,没有丝毫死的恐惧。
  
  “我根本不想劝你,对一个只因学费交不上就要寻死的人,也没这个必要。这就是我想问你的问题:你认为值得吗?若是值得,你就跳吧!没人会拦你!”俊英一脸淡漠,根本没有正视女孩。
  
  女孩听后,激动万分,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,用愤怒无辜的眼神注视着俊英。围观的人看着俊英,指责声,嘘声一片。俊英没有理会。
  
  “你根本不了解,为什么要胡乱诋毁我?还有,你和别人说话,都不看别人的吗?”女孩声音明显气愤的颤抖着。
  
  “我为什么要看着你?轻易就要死要活,这点事就杞人忧天,丧失理智的你,你认为有必要正视你吗?这个世界比你命运坎坷,悲惨不知多少倍的人比比皆是。”俊英的话语带着伤感和莫名的愤怒。
  
  “你尝试过失去至亲的煎熬吗?你想过,考上的一直梦想的大学,因为没有钱交学费,变成遥不可及的滋味吗?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,为什么还要信口开河?”擎着眼泪,女孩忍受着绞心的伤痛,大声呼喊。
  
  拾起游离的眼神,俊英悲伤同情的看着女孩的眼睛。女孩注视到他眼中滚动,强忍着就要溢出的泪水。
  
  “五岁时,我的父母都去了天国,我甚至没有他们的一张照片,想他们的时候,凭着残存的记忆拼凑他们模糊的影像。”悲痛的说着,俊英失声哽咽。
  
  看着眼前这个同样有着悲惨身世,强抑着泪水,有情有义的大男生,女孩的心一阵莫名的触动。
  
  “我想和失去父母相比,没有学费能算的了什么?而且我们大家都会帮你,你一定可以度过你期盼的大学生涯。”俊英伸出手,真诚的看着女孩的眼睛。
  
  目光中流露一丝渴望,女孩望着俊英清新俊逸的面庞,片刻犹豫之后,抓住俊英的掌心。
  
  “我叫方莹,谢谢你!”女孩眼中泛着诚挚的谢意。
  
  在阵阵欢呼和掌声的浪花中,两人无言,微笑对视。
  
  俊英用自己仅有的靠捡拾废品攒来的积蓄为莹交上了全年的学费,没有让学校资助一分钱。此后,每逢假期,两人一起勤工俭学。也许因为同样多舛的命运,俊英对莹照顾的无微不至,而莹对俊英的恩情更是感激涕零,总是抢着为俊英做着诸如洗衣服之类的琐事。
  
  时光点滴流逝,莹的心中早已爱上了这个情深意重的男生,可是彷徨中,她将这朵情花深埋在心头。
  
  (三)
  
  绮梦是典型江南气质的女孩,身姿高挑、明眸似水、长发飘逸。出生书香门第的她,举止娴静,家庭优越。可是美丽的容颜下却掩藏着与生俱来的痛楚。
  
  五月的蒙蒙细雨滋润着这座北国都市,清新的气息中,到处五彩斑斓的盎然生机。校园一条卵石雕砌的幽长小径,映入眼帘的是两旁树木上纷纭可爱、芳菲满目的紫色小花。嗅一嗅,清香远溢,芬芳袭人。
  
  绮梦沉醉在浓烈高雅的香气中,迷离的眼神流连顾盼,轻摘一朵,爱不释手。
  
  一个高大的身影轻轻的走来,悄然撑起油纸伞,绮梦这才发觉,陶醉的她滑落手中的雨伞,忘记了天空细雨溟溟。
  
  “这花香太迷人了!它叫什么名字?”绮梦微笑,温柔的问道。
  
  “紫丁香!”俊英轻声回答。
  
  美丽的名字在绮梦心中回荡着,半响。
  
  “你知道紫丁香的涵义吗?”俊英若有所思。
  
  绮梦疑惑的摇头。
  
  “古人心中的紫丁香流淌着高洁、幽怨的气息;校园里,它是一种勤奋,谦逊的风气。”俊英慢条斯理的说着。
  
  绮梦豁然开朗,点点头。俊英的目光温柔恬静的注视着绮梦的脸庞,沉默无语。绮梦看着有些羞涩。
  
  “在西方,它代表初恋!”俊英注视着绮梦的明眸,温柔似水。
  
  俊英含蓄的告白,绮梦沉默。
  
  蒙蒙细雨,丁香树下简单的话语,相视的眼神,成为他们第一次浪漫的邂逅。
  
  此后,相互了解中,两人相濡以沫,深深坠入爱河,男才女貌的和谐身影成为校园令人艳羡的风景。
  
  这条丁香小径永恒回荡着俊英许下的诺言——精心培育,让彼此守候的“紫丁香”开花,结果。
  
  (四)
  
  这座北方都市的寒冬,连续几日的雪花飘泊,十二月的冰冷楼宇披上一层洁白的霜衣。三个悠然的身影徜徉在充满白色画意的校园,这幽长闲静的小路,流淌着他们一起度过的,青璁岁月的光影,见证着他们浪漫真挚的爱情与友谊。
  
  雪地上,一个面庞俊逸,笑容爽朗的男孩,欢欣雀跃:“绮梦,方莹,快来啊,我们来扔雪球。”
  
  话音未落,男孩顽皮的揉起雪球,朝着绮梦扔了过去。雪球落在绮梦手中挡在肩头的书本上,四溅的雪花,散落在她的鼻尖,额头,发丝上。
  
  绮梦开心的嘟起嘴唇假装生气的说着:“俊英,你真坏,我和莹都没说开始呢?”
  
  方莹轻瞟俊英一眼,淘气的符合着绮梦:“就是啊,他耍赖!”说罢,嘴角一丝惬意的微笑。
  
  “唉!一个是我在这世上最挚爱的恋人,一个是我最疼爱的妹妹,在你们面前我永远只能认输。来,你们扔吧!”俊英微微一笑,轻轻闭上双眼,静静站立在雪中。
  
  两个女孩相视,露出烂漫的笑容,开始轻揉雪球。
  
  “等等!千万别扔我的脸哦!”俊英睁开眼睛,一脸幽默的叮嘱道。
  
  “放心吧!哥,知道你最注重形象,我们不会扔你脸的!”方莹狡黠的微笑着。
  
  绮梦一旁半遮着嘴唇偷笑。两个女孩点头互相示意后,一个接一个的雪球全都精准的命中在俊英的脸上。
  
  “好啊,你们阴我!”俊英的脸和头上布满雪花,笑意中带着无奈。
  
  三个年轻的身影,伴着响彻校园的天真爽朗的笑音,在雪中互相奔跑追逐,挥洒着遍地雪花,漫天飞舞,寒冷的空气凝聚了他们最纯真的情谊。
  
  直到临近毕业的一天
  
  (五)
  
  六月,流光飞舞。即将离开拥有太多回忆的校园,憧憬着未来美好人生之时,难免些许伤感。
  
  绮梦看着俊英,方莹坐在小径石凳上畅怀谈笑,借口走到飘洒着丁香花林中深处,拿起电话。
  
  “爸,是我!我……我。”绮梦带着些许担心着说道。
  
  电话那头,绮梦的父亲大笑。
  
  “乖女儿,干嘛这么吞吞吐吐啊,爹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
  
  绮梦听着父亲的爽朗的笑声,猜到父亲大致的想法,于是佯装问道。
  
  “那么,爸,你觉得如何呢?”绮梦掩饰不住笑出了声。
  
  “乖女儿,从小到大,爹一直相信你的眼光和能力!你寄来的照片我看到了,一表人才,不错,而且我也打电话到你们学校确认过了,学校对他的人品、才学大加肯定!”绮梦的父亲满意的笑着。
  
  电话这头,绮梦听着已经合不拢嘴。
  
  “爸,有件事,我一直没和你说!就是他……”绮梦支支吾吾没有说完。
  
  “哎呀,爹知道他是孤儿,正因为这样,你老爸,我才更欣赏他,只要以后你们互相关爱,其它的都不重要!毕业后,你们一起先回家,让我和你妈看一下未来的女婿!”绮梦的父亲笑着爽直的说道。
  
  绮梦此刻已经开心到了极点,和父亲简单寒暄后,挂断了电话。
  
  兴奋的拉着俊英跑的丁香树林,绮梦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,将她与父亲的对话一口气说完,俊英一旁烂漫的笑着,欢心至极。两人拥吻,羡煞旁人。
  
  开心的背后透露着一丝心事,绮梦目光有些飘摇。俊英看在心里。
  
  “绮梦,你怎么了?”俊英关切的问道。
  
  绮梦抬起头,神情感伤的注视着俊英。
  
  “俊英,对不起!”
  
  “好端端的,为什么说对不起!”俊英疑惑的问道。
  
  “有件事,我一直没有告诉你!我觉得我不应该再瞒你!”绮梦有点自责。
  
  “你瞒着我,一定有你的原因,我会理解你!俊英真诚的说道。
  
  看着眼神充满爱意的俊英,绮梦放下内心的牵绊。
  
  “我不是一个完整的人,生下来,我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!”绮梦平静的说道。
  
  俊英听完带着些许诧异,手掌深情拂着绮梦的脸庞。
  
  “傻瓜,我爱着你的全部,包括你身上的那道疤痕!”俊英认真的说着。
  
  “你怎么知道,我身上有道伤疤!”绮梦甚是惊讶,紧张!
  
  “前几天无意间从你背后撩起的衣服里看见的,我一直没有问你,担心勾起你伤心的回忆!”俊英心疼的说着。
  
  绮梦抑制不住感动,留下晶莹的泪花。
  
  抚摸那长达四十厘米,从胸前延伸到背后的深深的伤疤,俊英终于克制不住泪水。
  
  “疼吗?”俊英有些哽咽。
  
  绮梦饱含热泪摇着头。俊英暗暗的告诉自己今生都要关爱眼前的这个柔弱女孩。
  
  方莹偷偷看着这一切,五味杂陈,心中涌上心酸的祝福。
  
  (六)
  
  丁香林一别,一连几天,绮梦再没有看见俊英,焦急的她尝试着各种找他的方式,但始终没有任何消息,绮梦隐隐的感到发生了什么事。没有任何办法,怀着恐惧不安的心,她坐在丁香林石凳上空等。
  
  远处方莹疲惫,飘摇的身影,站在树后,静静的看着悲痛泪流的绮梦,她捂着嘴强忍着泪声,看着绮梦憔悴静坐的身影,她擦干眼泪,轻轻走了过来。
  
  “绮梦!”方莹的声音还带着丝丝悲伤。
  
  绮梦看见方莹,希望涌上心头,一把站起抓着方莹手臂,激动万分。
  
  “莹,这两天你们去哪里了?找的我好辛苦,俊英呢?”绮梦疑惑的问道。
  
  绮梦的眼神飘渺着,半响,吸一口气,认真的看着绮梦。
  
  “以后,你不用再找俊英了!”绮梦郑重的说。
  
  绮梦听后感觉俊英真的出了什么事,心头一阵震颤。
  
  “为什么?俊英他怎么了?你快说!”绮梦紧迫的问道。
  
  方莹看着绮梦,沉默了一会。
  
  “没有,他很好,只是他要我转告你:他不再爱你!叫你不用再等他!”方莹说着。
  
  绮梦仿佛感觉晴天霹雳,脑中一片空白。
  
  “不可能!我们前几天才说好,毕业了一起去江南,见我父母,不-不可能,你骗我!你告诉我他在哪里?我自己问他!”绮梦不敢相信。
  
  “他会和我一起离开这里!不是你!你忘记他吧!离开这里我们就会结婚!”方莹带着劝慰的说。
  
  绮梦听着这些根本不肯相信,纠缠着追问。
  
  “俊英一直拿你当妹妹,我绝不可能相信你说的这番话。莹,你快说吧,俊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绮梦抓着方莹的肩膀。
  
  方莹转过头去,一把甩开绮梦的手。
  
  “你非要我把实话告诉你,对吗?”方莹气氛的反问道。
  
  绮梦拼命地点头。
  
  “因为你有先天性心脏病,你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,俊英根本无法面对残缺的你!”方莹绝情的,认真的看着绮梦。
  
  想到俊英竟然把这件事告诉了方莹,还说出这么重伤的话,她已哭成了泪人。可是她还是不敢相信,因为她太爱俊英,还是伤心的追问。
  
  方莹只是沉默。
  
  “我知道,我对不起你!你原谅我!”方莹还是忍不住泪水,说完向校门口跑去。
  
  看着方莹的背影,绮梦的心掉入无底深渊。拼尽全力,绮梦大声呼喊: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!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说完,悲痛失声,瘫坐在地上,任由丁香花瓣身边飘落。
  
天国的紫丁香:http://www.587t.com/yulu/37019.html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